登录名 密码     注 册      信息中心   交易中心   质检中心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收 藏
 
 
党建
京津冀
河北
天津
北京
环渤海研讨会
《天津粮食》
粮油生产
网上办事
网上咨询
粮油知识
历史栏目
汶川地震
销区粮油市场
食品质量安全
汇率调整
进口澳麦
学会信息
禽畜流感
津海油信
历史资料
市场联席会
转基因问题
中国入世
抗击非典
粮食安全
国际粮油
中储粮竞销
专题信息
财经
灾害应急
人物专访
健康休闲
社会自然
农贸市场
信息公示
企业之窗
期货信息
价格信息
标准制度
竞价交易
地储结果
地储公告
国储结果
国储公告
市场监测
监测价格
监测日报
监测站点
区县信息
供求信息
油脂信息
谷物信息
综合信息
热点专栏
节日市场
粮食工作
分析预测
粮油政策
品种信息
重要信息
粮油市场
地方市场
直辖市场
国内市场
国际市场
天津市场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栏目>>粮食安全>>

托市价变托底价 小麦市场化脚步还有多远?

当前,夏收正由南向北快速推进。截至目前,全国已收获冬小麦面积1.94亿亩,麦收进度过五成。山东是我国小麦的主产区,年产量两千多万吨,占全国总产量近两成,今年的收成情况怎样?  

山东德州的李其峰种了140亩小麦,再过几天,将迎来集中收割,离收获的时间越近,他心里越忐忑,几乎天天都要到麦田里看上几次。  

山东德州陵城区李家坊村小麦种植户李其峰:今年都有点遭灾,平常我们这儿(小麦)最高(亩产)能到一千来斤,今年能到六七百斤也就是。  

由于今年四月遭遇倒春寒、山东局部地区小麦出现冻害,麦苗枯、麦穗空的现象增多,不但小麦要减产,而且品质也打了折扣。  

山东德州陵城区李家坊村小麦种植户李其峰:看着我这个苗很好,一摸的时候也很好,真到了快成熟的时候,你看,这个穗搓出来以后,它这个粒不饱满,全都这个样。那这种死穗买不上钱,收的时候肯定价格不好。  

为了减少损失,李其峰用无人机喷药、全能机械化播种收割,但还是难抵亏损的预期,除了天气原因,今年山东的小麦收购价格也出现回调。  

山东德州小麦种植户:今年的价格看网上(一斤小麦)是1.15元,现在最高我们卖到1.1元。  

山东德州陵城区李家坊村小麦种植户李其峰:这个粮食价格收购价格又降低了,价格这一降,加上产量再低,所以说收不回成本。  

李其峰告诉我们,现在的价格和去年相比,每斤减少3分到8分钱左右。和李其峰邻村的种植户张成军、为了避免新麦大面积上市后带来的价格冲击,直接舍弃了家门口的收购商,专程把新麦送到二十公里外的面粉加工厂,而和他一样举动的农民为数不少。  

山东德州张堡村小麦种植户张成军:你算过今年所有小麦送到面粉厂能比(送到)贸易商那儿多卖多少钱,多卖几百块钱吧。  

贸易商提前抛库存面粉厂观望情绪浓  

小麦部分减产,收购价调低,对下游加工企业是不是一个好消息呢,继续来看记者在山东进行的调查。  

李德典在山东德州经营着一家中等规模的粮食收储企业,当记者来到他的储粮库时,只看到空空荡荡的仓库,小麦却不见踪影,原来新麦还未上市,陈麦却已经在半个月前被清理一空,这样的情形在他过去十几年的收购生涯中并不多见。  

山东德州占祥粮贸负责人李德典:(清库存)因为行情的事吧,行情不好,没法存,现在的价格落了多少,现在跟去年比,可能(每斤小麦)差了一毛钱吧。  

李德典告诉我们,今年小麦价格行情预期较差,新麦上市价格比去年的陈麦还低,如果不及时清空陈麦,等新麦大量上市后,他的亏损不可预测。下游的面粉加工企业日子也不好过,张先勇在这家中型面粉加工厂工作了十几年,今年他们厂也出现了不敢囤货的局面,目前每天只收购少量小麦。  

山东德州面粉加工厂负责人张先勇:根据小麦上市量的大小适当调整价格吧。  

业内人士表示,让小麦贸易商和面粉加工企业不敢压货的原因和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有一定的关系。  

山东德州占祥粮贸负责人李德典:今年不是(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了三分钱嘛国储这块。  

山东德州面粉加工厂负责人张先勇:(国家)托市价格下降了,后期市场上的运行价格也会相对于去年来说,应该会低一些。  

“托市价”变“托底价”小麦市场化改革势在必行  

不管是种植户,还是贸易商加工企业,都提到小麦最低收购价。记者了解到,今年国家公布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每斤为1.15元,比去年低了三分钱,这也是自2006年小麦实施最低收购价以来,首次出现下调价格。那么最低收购价为何下调?对小麦种植而言,市场化的脚步究竟还有多远?  

2006年,我国第一次启动小麦最低收购价,俗称托市价,也就是说,当市场收购价低于政府最低收购价时,开始启动保护机制。专家认为,实施政府最低收购价,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但与此同时,农民种好种坏都有政府托底,也导致一些农户对小麦品种、质量不上心,由此造成小麦生产同质化高、高品质小麦推广难的困局。2015年,国家开始逐步改变小麦产业链对托市价的依赖,托市价逐年上涨的态势戛然而止,今年更是首次下调价格。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以前的最低收购价我们叫托市价格,现在改革之后,最低收购价格就是一个托底的价格,实际上就是保农民成本不要出现谷贱伤农,不要让农民亏本生产。它不再影响整个市场价格的形成。  

专家表示,小麦最低收购价的回调就是为了加快小麦的市场化进程。而托市价变为托底价后,市场的直接结果就是形成了分化: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区域,小麦市场收购价格至少高出政府最低收购价一倍以上,很多小麦种植户开始选择更高产高质的品种,但在市场化程度较低的地方,农民还是依靠政府价格靠天吃饭,种植结构和品种多年未变。  

山东德州小麦种植户:他(收购商)们收多少钱,咱就卖多少钱呗,咱也不知道市场价格多少。  

山东德州占祥粮贸负责人李德典:俺们这个贸易商也是根据国家政策收购。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玉米已经取消了最低收购价,完全实现市场化运作,而小麦和稻谷尽管还在执行保护价格,但市场化趋势越来越快。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将来不要看政府的最低收购价格,来决定自己的生产,一定要和加工企业,和市场需求瞄准它,生产这种优质的小麦,高品质的,可以卖到更高的价格。(来源:央视经济信息联播)

版权所有:津粮网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链接
 

Copyright (C) 2000-2004 天津市粮油信息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天津粮油批发交易市场 022-24026258 24023100
地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津市河东区八纬路207号 邮编300171
津ICP备05003930号-1